• <samp id="62gmu"><samp id="62gmu"></samp></samp>
  • 當前位置:汽車 > 

    機動車排放召回制度七月一日啟動 車企迎來技術升級“緊箍咒”

    發布時間:2021-07-13 16:46:40|來源:新華網

      7月1日,由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聯合生態環境部制定并發布的《機動車排放召回管理規定》(以下簡稱《規定》)正式實施。

      《規定》要求,因設計、生產缺陷或者不符合規定的環境保護耐久性要求,致使同一批次、型號或者類別的機動車中普遍存在的不符合大氣污染物排放國家標準的情形,生產者應當實施召回。機動車生產者未按照召回計劃實施召回的,由市場監督管理部門責令改正,處三萬元以下罰款。

      多名專家接受《法治日報》記者采訪時稱,《規定》的施行意味著機動車由原本的安全召回擴展為排放召回,將促使機動車行業更重視排放技術研發及相關的標準要求,倒逼企業主動進行技術升級,為我國防治空氣污染、保護消費者健康安全提供更有利的保障。

      發現存在排放危害

      生產者須立即召回

      此前我國機動車召回實施計劃,僅限于安全召回。

      2004年,由原國家質檢總局等四部委聯合發布《缺陷汽車產品召回管理規定》,標志著我國開始實施汽車產品召回管理。2013年1月1日,《缺陷汽車產品召回管理規定》升級為《缺陷汽車產品召回管理條例》,明確規定生產者實施召回,應當按照國務院產品質量監督部門的規定制定召回計劃,并報國務院產品質量監督部門備案,修改已備案的召回計劃應當重新備案。生產者應當在確認其汽車產品存在缺陷后5個工作日內,以書面形式向主管部門報告。

      按照該條例,在中國境內生產、銷售的汽車和汽車掛車等汽車商品,若存在不符合保障人身、財產安全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的情形或者其他危及人身、財產安全的不合理的危險,生產者應當召回。

      據市場監管總局相關負責人介紹,此次新出臺《規定》,生產者排放召回義務與安全召回基本一致,僅在排放風險信息報告環節根據排放召回特點進行了調整,新增了生產者需報告排放零部件名稱、質保期等信息。而信息追溯管理、風險信息報告、主動調查分析與配合、停止生產經營、召回計劃報告與發布、召回報告提交等義務與安全召回一致,未新設相關經營者義務。同時,《規定》關于排放召回的相關時限要求也與安全召回一致,確保了召回監管工作的連續性和協調性。

      據了解,《規定》確定了排放危害具體包括三種情形:由于設計、生產缺陷導致機動車排放大氣污染物超標;由于不符合規定的環境保護耐久性要求,導致機動車排放大氣污染物超標;由于設計、生產原因導致機動車存在其他不符合排放標準或不合理排放。

      對于滿足上述三種情形的,機動車生產者應當立即進行調查分析,并向市場監管總局報告調查分析結果,機動車生產者認為機動車存在排放危害的,應當立即實施召回。

      值得注意的是,《規定》還指出,進口機動車的進口商,也視為本規定所稱的機動車生產者。

      三種渠道收集信息

      不履責最高罰三萬

      汽車工業是我國國民經濟的重要支柱產業。2020年我國汽車銷量蟬聯全球第一。2020年全國機動車保有量達3.72億輛,全國有70個城市的汽車保有量超過百萬輛。

      巨大的汽車保有量也對生態環保提出了挑戰。

      據市場監管總局相關負責人介紹,2019年,全國機動車一氧化碳(CO)、碳氫化合物(HC)、氮氧化物(NOx)和顆粒物(PM)等四項污染物排放總量為1603.8萬噸。汽車排放是機動車大氣污染排放的主要來源。

      而機動車排放召回是防治機動車排放污染的重要手段之一。

      記者注意到,為促進企業積極履行召回義務,生產排放達標的汽車,相較于此前安全召回相關規定,《規定》更加強調法律責任執行。

      此次排放召回新規明確,機動車生產者未提交召回計劃或者未按照召回計劃實施召回的,由市場監督管理部門責令改正,處三萬元以下罰款。

      據市場監管總局相關責任人介紹,該條款直接關系到生產者的品牌形象和信譽度,目的是增強企業質量誠信意識,形成守信激勵和失信懲戒的機制,一定程度上也可彌補《規定》作為部門規章處罰額度受限的不足,敦促企業積極履行召回義務。

      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教授林鴻潮認為,《規定》關于責任罰款的規定相比此前安全召回的罰則要求,去掉了責令改正再處以罰款的前提條件,提高了《規定》的權威性和強制性,有利于提升召回監管效力。同時為了增強可操作性和執行力度,《規定》還將責令召回情況及行政處罰信息計入信用檔案,并依法向社會公布。

      受訪專家認為,由于排放召回單車成本可能高于汽車安全召回,《規定》短期內會給部分機動車企業,尤其是排放技術水平較低的企業帶來較大的經濟和品牌壓力。但從長期來看,實施排放召回是必然趨勢,《規定》會促使機動車行業更重視排放技術研發及相關的標準要求,倒逼企業主動進行技術升級,可以說是一次技術上的考驗。

      此外,與汽車產品安全召回不同,消費者報告不再是采集機動車排放危害信息的主要渠道,這也是此次汽車排放召回新規中又一個亮點。具體來說,《規定》提出以下三種信息收集渠道:

      主管部門信息收集和共享。設區的市級以上地方生態環境部門應當收集和分析機動車排放檢驗檢測信息、污染控制技術信息和排放投訴舉報信息,并將可能與排放危害相關的信息逐級上報至生態環境部。而市場監管總局負責建立機動車排放召回信息系統和監督管理平臺,與生態環境部建立信息共享機制。

      生產者信息報告。機動車生產者及時通過機動車排放召回信息系統報告下列信息:排放零部件的名稱和質保期信息;排放零部件的異常故障維修信息和故障原因分析報告;機動車在用符合性檢驗信息;與機動車排放有關的訴訟、仲裁信息等。前款規定信息發生變化的,機動車生產者應當自變化之日起20個工作日內重新報告。

      經營者和零部件生產者信息報告。機動車經營者、排放零部件生產者發現機動車可能存在排放危害的,應當向市場監管總局報告,并告知機動車生產者。

      兩部門協同做調查

      加強污染防治監督

      據了解,自2016年1月1日大氣污染防治法實施以來,我國共實施排放召回6次,涉及車輛5164輛,涉及品牌包括大眾、奔馳、斯巴魯、寶馬和飛碟等,涉及部件包括催化轉化器、燃油加注管軟管等。

      其中,第一個受主管部門影響實施的排放召回是2017年1月26日,大眾汽車(中國)銷售有限公司根據原國家質檢總局2015年2號風險警示通告,召回部分進口途威、邁騰系列汽車1950輛。召回范圍內車輛由于安裝了特定的發動機控制模塊軟件,會導致部分車輛的尾氣排放檢測數值在實驗室檢測時與實際道路行駛時存在差異。

      第一個企業主動實施的排放召回是2019年7月31日,梅賽德斯-奔馳(中國)汽車銷售有限公司召回部分進口GLE SUV和GLS SUV汽車,共計308輛。召回范圍內車輛存在尾氣催化轉化器混裝情況,導致無法滿足機動車排放標準及車載診斷系統的相關要求,可能導致車載診斷系統報警。

      第一個由市場監管總局聯合生態環境部發布的召回是2020年8月28日,浙江飛碟汽車制造有限公司召回部分奧馳系列載貨汽車,共計458輛。召回范圍內車輛由于配裝的柴油發動機存在OBD系統(車載排放自診斷系統)標定問題,導致車輛存在超標排放的風險。

      為此,《規定》結合市場監管總局和生態環境部兩部門各自技術特長,對大氣污染防治法中規定的環境保護召回會同機制的職責分工進行了明確:

      市級以上生態環境部門負責收集和分析機動車排放檢驗檢測信息、污染控制技術信息和排放投訴舉報信息,并將可能與排放風險相關的信息逐級上報生態環境部,并與市場監管總局加強信息共享。市場監管總局負責建立機動車排放召回信息系統、接受生產者召回計劃的報告、向社會公布召回信息,會同生態環境部開展信息和技術會商、缺陷調查與認定、召回實施情況的監督以及效果評估、責令召回等工作。必要時,兩部門的下一級行政機關受委托可以承擔其行政區域內的機動車排放召回監督管理的有關工作。兩部門技術機構受委托承擔排放召回的技術工作。

      按照《規定》要求,生態環境部在大氣污染防治監督檢查中發現機動車可能存在排放危害的,市場監管總局會同生態環境部可以對機動車生產者進行調查,必要時還可以對排放零部件生產者進行調查。機動車未完成排放召回的,機動車排放檢驗機構應當在排放檢驗監測時提醒機動車所有人。

      受訪專家認為,《規定》創新性地提出了排放召回要與機動車排放監督檢查、排放檢驗銜接,督促生產者配合排放危害調查,督促車主積極配合完成召回,切實減少排放污染。(記者 萬靜)


    責任編輯:孫遠進 校對:海洋

    中國周刊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公眾號

    Top av免费看无禁